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一路商机网创业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73|回复: 0

创业开了家宠物医院,讲讲狗故事

[复制链接]

9

主题

0

好友

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3-6-19 16:30:03 |显示全部楼层
  最近在上海开了家宠物医院,也算是自主创业吧,看着不少阔太太带着某国某名犬,一条动辄上千甚至过万,让我在给宠物服务的过程中经常想到了老家的狗。

  老家的狗是那种毛色或黄黑相杂、或白黑相杂、或灰白相杂的土狗,是那种市面上值不了百十元,只能供饕餮之徒一饱口腹之欲的土狗,是那种长得既不威武也不怎么漂亮,农民们养来看家护院的土狗。在当今的狗界,可能连下里巴“狗”也够不上吧。

  就是这样的没有一点儿高贵身份的土狗,却是主人家最忠实的成员,最有亲情的伙伴。那一年,到伊春林区的一个小山村去走亲戚。姨父们为了在河对面的大山里找根老椴木做菜板,到了晚上还没有回来。只有十几岁的大表哥放心不下,就拉着我过河去接他们。第一次走在山间的雪路上,除了脚下的雪响,再没有其他的声音,静得有些怕人。路边的山石,或立如老叟,或卧如野兽,加上偶尔惊飞的宿鸟,让我俩更是毛骨悚然。大表哥直后悔,要是知道走这么远,怎么也得带上家里的那条大黑狗呀,有了它,什么狼了、熊了的也能壮点儿胆呀!正在我俩又怕又悔的时候,忽然发现前面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迎面向我们跑来,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。还是表哥眼尖,“大黑,是大黑!”表哥家的那条大黑狗此时已经摇头摆尾跑到了我俩的面前。表哥告诉我,山里人家的土狗最懂事了,大黑一定是看我们过了河,知道要进山,就偷偷地跟在了后面,然后又偷偷地跑到了前面,为我们探路,它跑回来,是告诉我们姨父们离我们已经不远了。果真,不一会儿,我们就听到了姨父们在雪地上拉爬犁的声音。“大黑真聪明”,几十年过去了,那次山里之行我忘记了很多东西,却没有忘记那条狗。

  从记事时起,爸爸妈妈就养狗,多的时候养三四条。狗仗群威,不管白天黑夜,没有我们的看护,就是壮小伙儿也没人敢进我们家的小院儿。那一年,我和现在的妻定亲了。按照老俗,定亲后她是要来串门儿的。一天中午,我正和妈妈在屋里做事儿,忽然感觉屋外进来了一个人,抬头一看,正是现在的妻。不觉大是惊讶,你怎么进来的,狗没咬你么?她笑了笑,告诉我,家里的那三条大狗都爬在院子里,第一次来家,她想喊人看狗也不敢喊,只好硬着头皮往院里闯,那三条狗睁着眼睛看着她,纹丝没动。那时,家里的老老少少都说,狗不咬自家人,她一定是咱家媳妇了。果不其然,她真的成了我家的人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她还沾沾自喜地说,连狗都知道我是你家的人哩,都欢迎我呢!

  结婚成家以后,我和妻在一个小镇上居住,为了看门护院,向亲戚家要了一条半大的灰狗,用铁链子锁在门口。那日晌午,家里来了生人,灰狗发疯似地狂咬,怎么吆喝它也不住,一气之下,我痛打了它一顿,并把它送给了父母家。那年的冬天,我踏着厚厚的积雪回家去。离老屯还有一里多地,就望见那条灰狗打老远颠颠地向我跑来,到了跟前,又是咬裤脚,又是蹭大腿,好象在告诉我,它是多么地想家想我,多么地欢迎我!说来也怪,那几年不论我什么时候回家,灰狗总是在离家二三里的地方最先迎接我,和我亲热。而每次看到它,我马上就都有了家的感觉,亲人的感觉,没有它的迎候,还真象少了点儿什么。连续几年,终于有一次回家没有看到它,我感觉很奇怪,妈妈告诉我,它已经死了。我的心一沉。又是二十几年过去了,每次回家,我还是要想起那条灰狗来,想起它迎候久不回家的游子时的那份亲近,那份欢欣,那份感动!

  这些年,由于家搬得远了些,自己回家少多了。家里养的狗换了一茬又一茬,没有一个认识我的了。前年春节回家,妈妈说现在家里养的这条狗太凶了,见到生人没命地咬,看都看不住,弟弟家养的两条小京巴儿,一条被它咬死了,一条被它活活地吃掉了,哪天有收狗的贩子,非卖了它不可。由于妈妈的告诫,心里对它就存了几分害怕,出门进门总要离它老远,生怕它扑上来。远远地经过了几次,感觉它的眼睛对自己有一种特别的亲切,不仅不叫一声,而且总是俯下前身,或低头或摇尾。试着走近它,它不是用嘴拱你的脚,就是用舌头舔你的手,它那种高兴那种亲近就象见到了自己多长时间没见到的主人一样。妈妈说,这狗认亲呐,知道你是自家人。一天早晨,我刚刚起床,就听见屋外传来了几句讨价声。出门一看,是爸爸正在和一名狗贩子谈卖这条狗的价钱。我走过去,那狗蹲坐在我的脚下,用鼻子用力地蹭我的裤子,好象它已经明白了一切,要我救它。我一手摸着它的头,一边告诉爸爸,这条狗别卖了,它太认亲了,能值多少钱我拿。今年春节回家,那条狗还是不在了,妈妈说它太凶了,再养下去非咬坏人不可。妈妈说,以后再也不卖狗了,那条狗在被卖的时候,先是起劲地向爸爸摇尾乞怜,满眼都是泪水;狗贩子装它上车的时候,它用绝望的眼睛看着爸爸,从嗓子眼儿发出了声声呜咽般的悲鸣。

  现在老家新养的一条土狗,是春天时候向别人家要的小狗,长大了,用铁链拴在房头。它从来老家就没看见过我。春节回家,我和妻儿下了车,它立马儿就叫了起来。我大声喊了几句,别咬了,自己家人还咬呀!没想到,这狗好象懂了我的意思,马上低头顺目摇头摆尾起来。我用手轻轻拍了拍它的脑门儿,它一下子就爬在了地上。老家什么都是亲的,连狗都亲!

  弟弟家已经半年多没有人了,一座大院子空空荡荡的,少有生气。只有他家养的那条狗,还始终寸步不离地守着那个家。每天东家偷口吃的,西家讨口喝的,然后就蹲坐在弟弟家的屋门口,生人休想近屋半步。爸爸说,狗是忠臣,狗不嫌家贫,狗的家庭观念有时比人都强。

  听了这话,心头一热,狗真是有灵性的东西,土狗虽土,但它们和那些高贵的同类相比,一点儿也不差,高尚常常是与高贵无关的!不过话说回来,没有这些阔太太的“贵狗”估计我的创业路就要泡汤了,我去隔壁理发店剪头25元,回来给狗狗修个毛收80元,这钱还真好赚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手机版|联系我们|鄂ICP备13003713号-1|一路商机网创业论坛  

GMT+8, 2018-11-17 06:27 , Processed in 0.030709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